商业计划

回国生活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,它包含着挺多的辛酸和适应过程,这是每一个回国的人都会经历的。对于我这种在国外生活了十年,把美国的各种先进设施用尽其极的人,就更显得失落和困难。习以为常的各种条件和设施忽然间没有了,花钱都买不到,你想想是什么样的感觉?回家的第一天,累得精疲力尽到了家,把小莫奈从包里放出来,就钻到床底下,糊了一身的灰,是什么样的感觉!

实话说,虽然国内很多方面比美国好,然而国内的居住条件和设施,很难达到美国的舒适合理程度。国内很多设施设计不合理,不舒服,甚至破烂肮脏的情况比比皆是,很多时候花很多钱还得不到合理的质量。所以寻找一个可以接受的住所,成为了我回国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经过将近一个月,对全国主要城市的考察,我最后决定把成都和上海作为根据地。具体的原因我就不多说了,免得引起这两个地方房价上涨 :P

我现在已经在成都初步建立起了自己的根据地,生活逐渐走上正轨。于是现在有点闲情逸致,来谈谈我将要进行的计划。其实谈不上闲情逸致,因为我是扛着隔壁小区的建筑噪音引起的早起和困倦在写这篇文章……

A 计划(新型数据库)

我现在最感兴趣的一件事情,也是技术难度最高的一件事,就是设计和制造一个全新的数据库系统(DBMS)。在我一直以来的博文里,我已经明确的显示出了对数据库这个领域的风气,以及很多数据库产品的不满。数据库是非常重要,有巨大经济价值,却又被搞得最乱,忽悠最多的一个领域。

从最早的关系式模型和理论,到 SQL,到 NoSQL,到 NewSQL,大数据,图数据库…… 这个领域发明出各种吓人的名词,各种新的查询语言,却没有从根本性的认识到他们在解决什么问题。Berkeley DB 一类的系统上百万行代码,结果到最后发现它解决的问题,其实可以用几千行代码解决,而且速度还要快很多。这说明什么问题?这说明这个领域的人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,他们缺乏对于计算和语言最本质的理解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,我已经窥探到数据库系统里各种概念的本质。实际上的问题,恐怕比几十年来很多人想象的要简单和容易很多。再加上之前从头构造 B+ 树等关键数据结构的经验,这使得我在这个领域如虎添翼。号称当今世界最快的某数据库,里面的 B+ 树代码居然是从别人那里拷贝过来改成的,而且混乱复杂不堪。从我的 B+ 树设计出发,再加上对数据库里面各种概念(比如事务)的重新理解,我将会构造一个极其简单而高效的底层数据库系统。

在此之上,结合我对程序语言和编译器的深刻理解,这个数据库将拥有一个极其简单而强大的查询系统,用以解决远程访问和多机构架的需求。这个数据库不是 SQL,也不是 NoSQL,也不是什么 NewSQL。它只是把数据库还原到它本来应该是的样子,恰到好处的解决问题。

谈到分布式数据库,我不得不指出,分布式系统也是一个很混乱的领域。其中充满了各种像 Paxos 一类糊涂而没人讲得清楚的理论。Paxos 的论文被评委拒了三次才投稿成功。按照我的标准,这种故意把问题搞复杂的论文,根本就不应该让他发表。我非常的不欣赏这篇论文里面所谓的“幽默”,一点都不好笑,还把问题弄复杂了。

最近有人发表了 Raft,才稍微好一点,然而里面还是遗留了许多不必要的复杂性和 Paxos 留下来的历史思想包袱(像状态机一类的东西)。我的另一个目标就是消化和转换这类分布式系统理论,使得它们大大简化,用以扩展底层数据库,而得到分布式的扩展和可靠性保障。

这是一个相当大规模的计划,包括了大量的研究和实现工作,所以可能会花不少时间。当然,最后的代码应该不会很长。我的目标,是建立起一家可以跟 Oracle 匹敌的数据库公司,统一和简化互联网领域和其它新兴领域的数据库应用,并且蚕食银行等传统领域的数据库市场。

我已经跟一些数据库领域的内行进行了关于数据库本质的探讨,我也欢迎对此感兴趣的其它人士跟我讨论。

B 计划(智商税)

A 计划会是一个利润极高的领域,但我会非常谨慎的对待外部投资。我不希望受到投资者的控制,以至于导致项目偏离原来的目标,成为下一个让人糊涂而心痛的系统。我见过很多的创业公司,因为遇到很傻的投资人而疲于奔命,事倍功半,走向歧途,收效极慢。投资人还是傻人和忽悠的居多,所以目前我并不接受外部投资,而只是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完成这一切。

为了支持 A 计划,进行“零投资”的扩展,我设想了 B 计划。一直以来,我都在为广大的博客读者,大大小小的公司,乃至于全世界的同行,无偿的提供精华的技术信息。B 计划的目的就是把这种信息进行合理的变现,用以支持 A 计划和其它计划的实现,也用以造福那些帮助过我的善良的人们。

有些人曾经给我来信,抱怨我为博文进行”自愿付费“,担忧我的博客会进入“付费模式”。在他们的心目中,似乎我本来应该为所有人无偿的做“贡献”。这种想法是错误而且有害的。这让我想起 Friends 里面有一集,Monica 做了一些甜饼,免费送给邻居们吃。因为饼很好吃,后来听说的人就来敲她家的门,伸手向她要饼。Monica 告诉他们饼已经送完了,他们就开始抱怨:“这不公平!为什么别人拿了免费的饼,而我没有!” 赖在那里不走。我觉得这些向我抱怨的人就很像 Monica 的邻居们 :)

还有另外一种人,喜欢通过各种渠道向我表示“施舍”的态度。跟我说“我们给你捐了那么多钱”,“你就打算靠大家募捐活着吗?”一类的话。这又是另外一种奇葩的心理。我的博文是“自愿付款购买”,从来就不是在募捐。觉得看了我博文有收获,所以付款把它买下来,这是理所当然的公平交换。这就像你订阅报纸要付钱一样,并不存在对我的恩惠。我并不欠付款的人什么,我只是没有要求大家都得付钱而已。谁知道,这种看似合理的举动带来的是有些人的蔑视。有趣的是,我发现此类显示“施舍”态度的人,其实从来没有为文章付过款,或者他们没看过我的任何文章。

所以看到这种情况,我觉得我应该开始收取“智商税”,很高的智商税,狠狠的收。免费或者廉价的东西,总是使得人们忽视它的价值,所以我的信息必须卖很高的价格。这是理所当然的不是吗?你能从书上得到我提供的信息吗?从大学里,从教授那里,从图灵奖得主那里?哈哈哈,不要妄想了。我一直认为自己就是计算机业界的费曼,丝毫不谦虚。我跟费曼的共同点在哪里呢?就是因为我们能透过现象而看到本质,然后一针见血的把它指出来,这是极少有人拥有的品质。

What do you care what other people think?

那么我的智商税计划要怎么进行呢?

CIIA:业界中央情报局

人性化设计的鼻祖 Don Norman 写了一本书叫『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』,创造了一家中国人很少听说的公司,叫做 Nielsen Norman Group(NNG)。这个公司集研究,培训,咨询为一体,专门解决各种设计问题。

这个在国内名不见经传的公司,其实是顶级的设计咨询公司。它的客户包括了保时捷,宝马,波音等一系列高端企业。这些公司会把自己新设计的车子,飞机的设计图发给 NNG,进行“可用性研究”,找出可能存在的设计错误。每隔一段时间,NNG 还会组织培训活动,有很多公司派人参加。另外 NNG 还出售对各种产品和设计的分析报告,你可以花一些钱买这些现成的报告,用以指导自己的设计工作,避免前人的失误。

模仿 NNG,我设想的公司,(暂时)叫做 CIIA(Central Industry Intelligence Agency),业界中央情报局。顾名思义,它为客户提供高端的 IT 领域情报和信息。NNG 似乎也提供一些 IT 界的咨询,然而我建立的公司,显然会在这方面超越 NNG。

这个公司如何运作呢?有好几种方式。

  1. 首先最简单的一种模式。我会继续对各种程序语言,各种操作系统,数据库,大数据和 AI 系统,各种开源项目进行深入本质的分析。就像我在之前的很多博文里写的那样,只不过这一次信息会更加具体全面,更加易懂,更加客观。这些分析报告会被按主题分成一个个的文档,分别标价进行销售。这些文档受版权法和保密条款限制,是机密的文档,购买方不得拷贝,传播和转让这些信息。

    当然,这些文档是完全合法的存在。它们不会泄漏其它公司的内部机密,只包含 CIIA 自己对这些技术的客观分析。这样的机制可以保障文档的信息得到合理的回报,而且避免了出书带来的各种复杂性和不灵活。

    当然,这些文档的价格是不便宜的 :)

  2. CIIA 会进行培训活动。就像 NNG 的培训活动一样,接纳来自业界各公司的人员报名,进行关于程序设计方面的培训和研讨活动。

  3. CIIA 还对业界公司提供远程的设计和构架咨询服务。业界的公司可以把自己的设计或者设想,遇到的技术困境,以保密的方式发送给 CIIA 进行咨询。利用我自己和联盟的业界专家的见解,会对这种问题进行针对性的回答。交流的方式可以通过文本,语音或者视频。

  4. 当遇到保密性高的问题时,CIIA 也提供上门的保密咨询服务,签署公司需要的 NDA。服务会按时间,项目内容和影响力进行估价。当然你可以想象,这是价格最贵的一种服务。

  5. CIIA 还可以向投资人提供咨询顾问服务。IT 业界的投资人很多不懂技术,所以经常被各大公司忽悠,在一些噱头上浪费很多金钱。CIIA 通过强大的洞察力,看透了领域里的很多问题,预测各种技术的可行性,它们的兴衰和末日(我看着你自动车)。所以 CIIA 可以成为投资人的好朋友,在这个纷纷扰扰的 IT 业界,提供完全独立的技术分析,不受任何力量的左右,为黑暗中求索的投资人提供信息支持和帮助。

之所以可以向业界公司收取这样的智商税,是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其它人可以提供类似的信息质量和职业素养。IT 领域存在太多的吹牛扯淡的人。IT 界的这一特点已经从图灵的年代就开始了,它已经经过了我在 Google,Coverity,Shape Security,微软等各大公司的检验。每一次跟业界公司 VP 们谈话,都会发现我在无偿的向他们提供重要的线索,我的见解往往深刻很多,所以我完全有资格向各大公司收取智商税。

这个公司将会是中国和全世界都独一无二的。当然,我也欢迎真正有见解的,有道德修养的专家跟我合作,共同探索和销售业界最精髓的信息,为自己和社会谋福利。

编程入门书和程序员培训

世界上的编程入门书有太多太多,却很少有真正可以让没有基础的人入门的。我收到过很多编程新手的来信,表达自己的各种困惑。其中有不少是女性,她们显然被业界的极客们搞出来的过度复杂的东西弄得晕乎乎的,很多不得不半途而废。这些人包括了我的(前?)女友,让我很痛心 :p

我很同情这些人,他们希望进入一个热门的行业,得到生活质量的改善,却被这个业界故意设下的层层圈套给困住了,无法摆脱。我和我爱的人也曾经遇到跟他们一模一样的困境。所以我有动力写这样一本编程入门书,它可以让完全没有基础的人学会编程最精华的技巧,进而能够独立探索,在这个领域里面游刃有余。

说到这里有人就会提到 SICP 或者 HtDP,然而实话说这些书籍的读者,其实必须已经有某种基础,才能看的进去。SICP 是 MIT CS 本科生的入门书,然而能进入 MIT CS 的人,大部分在高中就已经学过了编程。

所以一本给完全的新手的,浅显易懂的书,是极其缺乏的。我会逐渐开始着手写这样一本书,它应该不会很厚,也不会很脱离现实的工作编程环境。为了写这本书,我会需要一些小白鼠,即一些完全不会编程的人。我会向他们讲授,同时通过他们的反馈来构建这个书籍的内容。

当然,为了避免人员泛滥,我必须向小白鼠们收取费用,而且要进行面试筛选。面试的原因,是为了去掉性格有问题,给大家的学习造成负面影响的人。

这本编程书,按照我的设想,会成为 IT 界的“费曼讲义”。另外,这本书应该会卖得很贵。嗯,必须的 :p

高端程序员咨询

很多编程老手都向我请教各种信息和指点,显然我无法无偿的一一回复他们。很多资深的程序员同事也经常想从我这里获得第一手的见解。我经常反反复复跟他们解释一大堆,吃力还没回报。所以我的另外一个想法,是对这些高端的程序员的问题,提供有偿的回复。这些通讯一般通过 email 进行,也可以通过语音。我会模仿律师事务所的做法,制定一个收费标准和条款。

C 计划(城市设计和家居设计顾问)

在国内的生活适应期间,我深刻的体验到了国内城市建设和家具装修等方面,相对于美国等发达国家的不足之处。利用我敏锐的洞察力,我观察和发现了国人生活上的各种不足,却又由于见识不足而得不到重视。我之前已经把这些问题整理成了一篇博文,叫做『生活的智慧』。

很多家庭花费很多钱买房装修,搞得高大上的样子,最后却仍然不如美国很普通的房子舒服。国内的五星级以上的酒店,虽说是外国牌子的,却仍然遗留了中式装修带来的各种毛病(比如地漏反味,浴室设计奇葩不好用等等)。为什么呢?这是一个理念问题,而不是技术问题。

很多人不懂得什么才是最好的材料,不知道如何设计卫生间,如何在夏季降温(而不被空调冷到),如何在冬季供暖保暖。装修公司很多也是农村包工头出身,根本不懂如何把房子装得优雅又舒服。一个很简单的例子,就是国内的房子装修使用太多的玻璃,不锈钢和地砖。

通过对国内多个城市的市政设施的观察,我也发现很多不合理,容易脏,容易坏,还浪费钱的做法,导致国内很多表面上高大上的城市,在我眼里看起来就像大号的农村而已。很多新建的区域很快就显得破旧。我在看着你,北京,深圳,杭州 :p

所以我的 C 计划,包括了对城市规划部门,对老百姓的家居装修提供设计顾问服务。我本来不是干这行的,然而我却比很多国内的装修公司,对于家居的舒适有更深入的见解。我想做这件事,完全是出于改善中国人生活水准和品位的动机。中国人需要的不是钱,不是技术,而是理念,设计和生活方式的改变。

我感觉这个事情,就像是向非洲原始丛林里的光脚土著推销鞋子,是一个很大的市场。我欢迎国内的城市规划局和装修公司跟我联系,洽谈这方面的合作。

D 计划(非技术书籍)

很多人都发现,我这个人除了是个技术天才,还是个其它方面的天才。我的很多博文的各个方面,其实早就可以写成书了。所以我也打算写另外一些书,用以帮助中国人生活得更加幸福。这些方面包括了生活理念,社会理念和关系,礼节和修养,等等……

这些写作的动机来源于我对国人行为和思想的观察。很多人技术能力很强,然而很多其他理念却一塌糊涂。我希望我的这些想法对他们有帮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