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面思维的误区

有些人喜欢宣扬所谓“正面思维”(positive thinking),而不顾事实真相。每当你批评一些事情,他们就会拿出正面思维这个万能法宝来压制你,说:“你这人怎么这么 negative?要 positive,要看到事物好的方面才对!”

比如这次有人说:“你把之前每个东家都喷了一遍。这里面难道就没有你自己的问题吗?” 我只能说,如果它们真的就是那么恶劣,那我有什么办法呢?由于没来得及选择,连续进入好几家问题公司,其实很正常。我不是一个完美的人,然而在公司的人际关系上,我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。我没架子,容易相处,这点很多同事都知道,甚至厨师和扫地大妈都知道。然而我绝对不是好欺负的。

像 Coverity,Sourcegraph 这类极品,欺压员工,无耻利用,行为极其恶劣,难道我还能说它们好话不成?我的心理不知道要扭曲到什么程度,才能发掘出他们好的地方来。这些公司的恶劣行径,严重损害了员工的身心健康,伤害了他们的事业发展,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犯罪行为,没有把这些人告上法庭就已经不错了。关于这些公司,有很多骇人听闻的细节我还没有说出来,我保留对这些进行进一步揭露的权利。

然而这不是今天的主题,我今天想谈的是所谓“正面思维”。很多人没有意识到,盲目的正面思维,其实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正面并没有什么问题,快乐是好事,然而它们应该是结果,而不应该是目的。如果一个社会需要刻意去提倡“正面”和“快乐”,去宣扬它们,通过舆论压力或者暴力,迫使每个人都“正面思维”,那就有严重问题了。文化大革命的时候,人们的思维可真是很正面啊,各种歌颂…… 你要是敢说任何不好听的话,立即被打成反革命右派。可是今天,我发现这种文革似的“正面思潮”,又有抬头之势。其实,它在美国已经泛滥成灾,以至于有人专门写了一本书来批判这种“正面思维”:

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,美国人喜欢说:“别担心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……”,“要专注于事物好的方面……”,“只要你努力,就会有好结果……”,“困难是临时的,面包会有的,Go 语言会改进的……”,“危机会过去的,经济会持续增长的⋯⋯”,“美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,上帝保佑美利坚……” 看看这本书,你就知道这些说法有多大的欺骗性。整个美国,其实都沉浸在人们不切实际的“正面幻想”之中。

“正面思维”跟美国的剥削制度和资本主义,是密不可分的。美国总是宣称自己是民主自由的国家。听到这个,比美国民主和自由很多的国家,都笑了。一个真正民主自由的国家,有什么必要反复的宣称自己是民主和自由的呢?事实上,美国是一个剥削和压迫非常严重的国家,美国人民并不幸福。实际上,正面思维就是剥削者想出来,用于安抚人民,让人安心做廉价劳动力的工具。一些所谓“成功人士”,总是鼓励大家要上进,要看到事物好的方面,说失业是一种福分,要安于现状,一步一步奋斗,往上爬!然后呢,自己却在背后玩弄权术,利用人们的正面不设防的心理,招摇撞骗,投机取巧,贬低人的价值,压低雇员工资,让别人加班加点,动作慢了随时开掉。自己却不劳而获,靠着一口官腔(所谓“领导才能”)飞黄腾达。

在美国,正面思维是一个产业。号称“快乐民族”的美国人,每年消耗掉世界上三分之二的抗抑郁症药物。美国出产层出不穷的正面思维和“成功学”书籍,DVD,以及其他产品:『人性的弱点』,『心灵的鸡汤』,『谁动了我的奶酪』,『秘密)』…… 出产成千上万的所谓人生导师,职场教练,宗教领袖,知心大妈,心理医生,鸡汤和蛇油贩子…… 他们的谋生方式,就是训练你如何正面思维,抑制负面情绪。这些人不能给你任何切实可行改善生活的办法,而只是告诉你,如何才能把生活的挫折,社会的不合理,不公平,都想成自己的思想有问题,或者自己不够努力,不够好。不论遇到什么样的不幸或者不公正待遇,你都不能抱怨抗议,反而还得“心存感激”,因为你活着就是上帝最好的恩赐。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有个节日叫“感恩节”,除了美国及其附庸加拿大,世界上没有其它国家庆祝感恩节。

美国的正面思维产业是如此的发达,甚至产生了一门学科,叫做“正面心理学”。哈佛大学还开设了红极一时的『正面心理学』课程(所谓“幸福课”)。我当年看了一阵子这课的视频,发现它真的很不寻常。课程进行到将近一半,教授仍然在做一般课程第一堂课的那种“动员工作”。没有传授任何切实可行的方法,只是反反复复地试图说服你,为什么你应该学正面心理学…… 老师啊,我坐在你课堂上半学期了,你还在告诉我为什么应该上你的课?!后来我发现,这个学科很像传销。它并不能让人快乐起来,然而它确实能教会你如何说服别人来上这门课,能把你训练成跟老师一样的“幸福课推销员”,然后你又可以去训练下一代的推销员…… 最后大家都成了推销员,然而推销员自己并不快乐,因为他们没有真正的产品和客户。

你知道为什么自从小布什做总统以来,美国的正面思维产业越来越红火了吗?因为小布什本来就是拉拉队长(cheerleader)出生,他以前的工作就是给大家加油鼓气的。小布什要求美国人民,一定要正面,一定要认为美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,一定要认为美国人民是上帝的宠儿!;-)

在 Cornell 和 Google 的时候,我饱尝了盲目的正面思维所带来的危害。Cornell 这学校有个奇怪的现象,跟同学聊天时,如果你想打听某个教授的学术或者为人,得到的回应必然是:“他好牛!” “好厉害!” “非常聪明!” 之类的语言。你听不到任何人说不好的方面,比如:“他讲课像是背书”,“他的研究没有实质意义”,“他的学生都很累”之类的负面信息。所以在 Cornell,你无法从同学那里得到任何信息,每个人都饱尝了与某些教授打交道的辛酸,可是每个人都把那些秘密藏在心底。他们对你说:“嗯,他很厉害,他的研究很伟大……”

这种铺天盖地的正面信息,是无益甚至有害的。如果你只听到正面的声音,那你就无法做出正确的决定。这就像你在网上买东西,如果只看正面的评价,那你很可能买到有问题的商品。正确的作法,应该是正面负面的信息都看。特别是负面的信息,必须仔细看。它们可以告诉你,这个产品有哪些烦扰其他人的缺陷,会不会影响到你的使用。一般我在网上如果被一个产品吸引,我首先看的是一颗星的评价,因为给一颗星的人,一般是恨透了这个产品。当然里面有些无知或者不知好歹的人,你可以忽略,但是大部分人会告诉你,他们不喜欢这个产品的具体原因。我很会分析这些评价,这就是为什么我家里的很多产品,都是非常好用的。

Cornell 这个学校,就是缺乏这种有益的负面评价。你总是听说每个教授都很牛,人都很好,…… 然而当你真正跟他们接触,就发现事实并非如此。你一次次的跳入火坑,然后才开始希望,要是开头的时候听到一些负面的信息,该多好。可是每个人表面上都是那么的 positive,每个人都认为 negative 是错误的心理,每个人都在强装笑容。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地方!

Google 的气氛非常类似于 Cornell。Google 员工吃饭时,谈论每个项目或者团队,都带着玫瑰色的光环,仿佛 Google 做的一切都是美好的,先进的,有前途的。在每个星期的 TGIF(Tell Googlers It's Friday)大会上,founder 们都在大讲台上宣布各种好消息,而对坏消息闭口不提或者一笔带过。下面的 Google 员工们群情激昂,对一些小不点的事情各种欢呼鼓掌尖叫,跟传销大会似的。事实上,Google 内部有许多穷途末路的项目。表面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,等你进去才发现是死路一条,垂死挣扎。项目领导平时紧紧张张,生怕上面来人调查,把自己的项目杀掉。在公司内部搞各种政治,东拉西扯建立各种依赖关系,这样自己的项目才得以生存。

这种虚伪的正面氛围,存在于很多的美国公司,员工每个星期都被领导打各种鸡血针,保持激昂向上的状态。我曾经跟英国,法国,德国,意大利,瑞典,波兰等国家的同事聊天,他们都暗自嘲笑美国人,说过度正面,传销式的群情激昂,吃错药了一样,确实是美国文化的一大特色。欧洲人比较务实,不搞这套,好的就说好,坏的就批评或者嘲笑,直率坦荡。当然,我不能说所有美国公司都有这种问题,所以我仍然存在希望,找到稍微实在点的公司。

盲目的正面思维,忽略问题,并不能解决问题。你必须看到负面的事实,才有可能避免困难,得到好的结果。正面思维和浮夸的气氛,正在侵蚀 Google 和很多其它美国公司。为了看清楚正面思维的危害性,我推荐你看看这本书,名叫『负面思维的威力』: